<ins id='amctr'></ins>

  • <tr id='amctr'><strong id='amctr'></strong><small id='amctr'></small><button id='amctr'></button><li id='amctr'><noscript id='amctr'><big id='amctr'></big><dt id='amct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mctr'><table id='amctr'><blockquote id='amctr'><tbody id='amct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mctr'></u><kbd id='amctr'><kbd id='amctr'></kbd></kbd>
    1. <acronym id='amctr'><em id='amctr'></em><td id='amctr'><div id='amct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mctr'><big id='amctr'><big id='amctr'></big><legend id='amct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dl id='amctr'></dl>
      <span id='amctr'></span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amctr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i id='amctr'><div id='amctr'><ins id='amct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2. <i id='amctr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amctr'><strong id='amct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觀後感丨《副本》影評:第二季評分不升反降,這部神劇怎麼瞭?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日本阿v视频高清在线中文_日本阿v手机不卡在线观看视频_日本阿v网站在线观看中文

            大多數賽博朋克電影都離不開這樣的主題——

            “人之所以為人,是因為什麼。”

            從看待問題的出發點不同,可以分出兩方面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一個是以人為出發點的“忒休斯之船”問題(對應《副本》中武·科瓦奇的劇情);另一條是以非人為出發點的機器人(人工智能)如何才能成為人(對應劇中坡的劇情)。

            其次,還衍生出一些其他的問題,如“雙體問題”、“性愛機器人的倫理問題”、“永生問題”、“記憶篡改”等。

            隻要基於以上幾個問題來拍,八九不離十都是好作品,但是曾經的神劇《副本》,為什麼到瞭第二季評分和口碑都下降瞭呢?

            我們先來回顧一下第一季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主線劇情是星際戰士武·科瓦奇從冰凍中醒來,時間距起義失敗已經過瞭250多年。一個有錢的瑪士將科瓦奇解凍出來還換瞭義體,並且以特赦令為條件讓科瓦奇調查他自殺的案子。在調查過程中科瓦奇認識瞭女警察、醫療兵、旅館的人工智能老板坡。隨著調查的深入,科瓦奇發現真相竟然與自己生死未卜的妹妹和女友有關。

            支線劇情則講訴旅館老板坡在治療利齊小姐的過程中逐漸理解“人”是什麼,也對自己的存在產生瞭疑問。

            前有《攻殼機動隊》、《銀翼殺手2049》,後有《阿麗塔》,《副本》憑借著超越想象的未來世界和大量的赤裸、血腥和暴力的鏡頭,在2018年開啟瞭一場高質量的賽博朋克之旅。

            雲上通天塔,地下貧民窟。先進的科技本應該帶來更清潔有序的城市,但現實是破敗城市上空穿行著懸浮汽車,足以亂真的虛擬技術被用於黑暗產業。富人隨意更換義體玩弄法律,窮人隻能寄生在沒人要的老舊義體中。表面上衣著亮麗的瑪士背地裡卻喜好看人相互屠殺,這樣強烈的對比暗暗諷刺著這個星球和它的管理者,揭露著光鮮後的墮落。

            在第二季中,大空間的室外場景被縮減,人物沖突大多發生在室內或是地下。裸露的身體和帶血的殘肢也被大大減少,色調也相對平和許多,導致一些沖著刺激場面而來的觀眾打瞭低分。

            劇情也是一個扣分項。

            第二季主要發生在皮質盤的出產地——哈倫世界。

            幾百年前,創始人來到哈倫世界,挖掘長老族,開發皮質盤,開啟人類換體永生的紀元。在不同星球間流浪瞭30年的科瓦奇再次受雇於人被迫回到哈倫世界,但這回武還沒從冰凍中醒來,雇主就慘遭毒手。科瓦奇在追兇過程中被迫卷入哈倫世界的政治鬥爭,而在真相前阻擋他的不止有死而復生的女友,還有被備份的自己。

            政治鬥爭是第二季的看點之一,哈倫世界領導人為瞭脫離攝政國的管制,制造瞭一次假起義,以此團結哈倫人們。有三個地方為奪權埋下瞭伏筆:

            因為無意中說出秘密而被綁在火箭上360度原地升空爆炸的叛軍,投票會議上通過的軍事管制,沒收到信號就能趕到現場的救援隊。

            這三處都暗示領導奪權,但至於奪權的理由,除瞭現任領導自己說出的理由外,並沒有實質的長期的問題能讓領導反叛攝政國。哈倫世界是皮質盤的重要產出地,由此可知,作為永生世界不可或缺的資源,哈倫世界的經濟實力應當是十分雄厚的,而攝政國也應該十分重視哈倫。劇中並沒有直接指明攝政國對哈倫有實質性的打壓,另外,高層的爭鬥和科瓦奇的關系不太大。女友復活是因為長老族的覺醒,創始人被殺也是因為長老復仇,這些都和政治沒有直接聯系,把第二季看做陰謀懸疑劇的觀眾為此也打瞭低分。

            備受關註的人工智能坡的支線也發力不足。

            在上一季,坡理解瞭什麼是“人”,以及如何成為人。這一季,系統損壞的坡患上失憶癥,無法全力支持科瓦奇。系統重啟能解決損壞問題,不過重啟後的坡會忘記利齊小姐,也會忘記這30年間同科瓦奇一起度過的冒險之旅,如不重啟,坡最終會損失殆盡,達成人工智能意義上的真死。坡的權宜之計是用便簽記下所有重要的事,遲疑和不舍讓這個人工智能更像一個人瞭。

            在坡的感情線上,編輯給坡安排瞭另一個人工智能——挖掘小姐。目睹考古學傢被殺害卻未出手的挖掘小姐,在和坡接觸後領悟到自己應該舍身為人,於是兩個代碼的感情迅速升溫,陷入親密關系。

            第一季變成人,第二季就談戀愛的設定未免也太快瞭。

            最後是武·科瓦奇的換體問題。

            第二季的科瓦奇從喬爾·金納曼換成瞭獵鷹安東尼·麥凱(喬爾的女友粉看後失望地離去,漫威粉高興地跑來)。

            主角的更換讓科瓦奇不再高大威猛,再加上兩個人迥然不同的表演風格,喬爾的科瓦奇冷靜、憂鬱,鎮定自若,安東尼·麥凱的科瓦奇情緒化,激情四射。性格上的巨大改變讓人覺得第二季換瞭一個科瓦奇。但是轉念一想,第一季裡才從冰凍中蘇醒的科瓦奇以為自己失去瞭一切,而面對的又是一個全新的陌生的世界,所以表現出的是冷漠的性格。

            在第二季,科瓦奇的生活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。他有瞭朋友,有瞭目標,為尋找女友跨越40多個星球,此時的他心中有怨,口中含恨,自然表現出一觸即發的暴躁性格。

            特效升級,黃暴減弱。第二季將重點放在瞭政治陰謀論和冒險解密上,用大量的對白代替快節奏的打鬥,重人物刻畫,輕視覺沖擊,這些也許是第二季評分下降的重要原因。

            即便從天馬行空到中規中矩,《副本》帶給我們的想象卻從未停止,而武·科瓦奇的冒險似乎也沒有結束。